相关文章

65年前重阳节 中山“重见光明”(图)

  1949年10月30日,前身是武工队和民兵中队,长期在五桂山区坚持革命斗争的中山独立团举行入城仪式,在群众的热烈欢迎中进入中山县城石岐,并与南下广东作战的两广纵队胜利会师,标志着中山的解放。

  亲历这段光荣历史的老人仍然记得,中山县城解放这天,正逢中国传统节日重阳佳节,秋高气爽,景色宜人。在重阳节迎接解放军入城,也恰巧预示着中山在那一天重见光明。

  中山县城和平解放

  1949年10月中旬,石岐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和中山县人民政府宣布成立。10月下旬,中山独立团各营、连已先后集结在离石岐四公里的大鳌溪及附近乡村,配合和迎接西渡江的两广纵队主力进入石岐。中山迎来解放的日子,正一天天临近。

  “老中山”李国瑞回忆,中山县城早在1949年8月便开始宵禁,商会第三次组织的武装商团,维持商市治安。1949年10月22日,旧县长郑天健等军政要员弃城而逃。随后,盘踞石岐的国民党反动残余军事机关在城内强征掠夺一番后开始狼狈撤退,留下来的是一些不愿走的保安队员和警察,全城已进入半“真空”状态。石岐的解放没有费过一枪一弹。

  亲历中山县城解放的吴祖文老人回忆,为方便解放军入城巷战,中山县立中学内的共青团支部曾油印了几百份石岐地图,标明了各主要街巷、军事要地和政府设施,但最后一张也没有用上。

  但“真空”期内的石岐一片井然,市面照常生产经营,白天街上人来人往,光顾茶楼和戏院的也不乏人在,居民的情绪十分平静。

  石岐成为一座空城之后,独立团及时派出了两位代表,先行入城召集石岐商会等有关方面开会,协商确保治安稳定事宜,并说明解放军将于日内正式开进城区,与起义的伪保安队达成了联防协议。

  时任中山独立团政治部主任吴当鸿在《烽火当年战旗红》中回忆,解放前夕,城内的共产党员、各阶层人士及工厂、邮电、交通、学校等系统的进步工人、学生、职员、店员纷纷成立了应变机构,组织自卫队、消防队、救护队、抢修队等进行护场、护校、维护社会治安,保护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

  入城巡行

  万名群众夹道欢迎

  1949年10月30日重阳佳节,在石岐南郊的华佗庙迎来了一支队伍—从五桂山下来的粤赣湘边纵队中山独立团。解放大军终于要正式举行入城仪式了。

  30日上午,中山独立团战士在大鳌溪村学校广场集合,沿岐关东路(今中山路)步行入石岐。一万多名欢迎的群众,一早就从南门华佗庙车站,一直排到岐关东路库充村前,行列长达数里。欢迎行列分为工人区、学校区、商人区、农民区、机关社团区五个区域,由石岐镇长陈思危指挥。有人注意到,在最前头有保安警察一个连,官兵均摘掉了国民党的帽微,把枪头调转过来,等待向入城部队投诚。

  解放军入城巡行路径,由华佗庙起,经民生路,转太平路,过孙文西路,入凤鸣路,转出长堤过南基马路再入孙文西路,最后到仁山广场(今孙中山纪念堂址)。

  据1949年11月15日在香港出版的《广东中山华侨》月刊第2卷第2期报道:“行进中,解放军高唱国歌,欢迎的工商界、各机关、社团、秧歌队和各中小学全体师生列队鱼贯尾随,沿途高呼口号,情绪激昂,又高唱《你是灯塔》、《团结就是力量》等歌曲,歌声响彻全城,其热闹愉快情形,亦为空前所未见。”

  当时19岁的周磊明扛着中山第一面五星红旗,走在解放部队的前列。他回忆,当团长梁冠率领队伍一行到达华佗庙时,郑祖德等多位开明人士率领的欢迎解放军进城主席团和各机关团体员工、学校师生、工人农民早在此地列队等候。双方相互致礼,献花、致辞过后一起入城。

  沿途,车衣业工会日夜赶工制成的3000面五星红旗飘扬两旁。

  而当时吴祖文等中山一批地下党员,大多没有参加游行,而是站在欢迎群众的后面,默默地做着维护秩序和保安工作。

  胜利会师

  不扰民而得民心

  当日石岐市内张灯结彩,家家户户悬挂着五星红旗。在仁山广场内外,满街通巷挤满城内和乡村的群众,人们期待着两广纵队和中山独立团会师盛典的到来。

  当两广纵队和中山独立团步入仁山广场时,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最为引人注目的是两广纵队行列,他们穿着整齐的军装,身上扛着的武器有从日本侵略者和国民党反动派军队手中缴获来的美式装备,此外还有重机关枪、步兵炮等多种重型武器。许多指战员的胸前佩戴着银光闪亮的“淮海战役纪念章”。

  在会师大会上,中山独立团政委、中国人民解放军石岐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黄旭代表军管会和独立团向两广纵队代表郑少康献旗,他们分别作了振奋人心的讲话。独立团和两广纵队的战士们面对面排好方阵,双方的歌声此起彼落,欢迎的口号不停地喊着。大会的最后,两广纵队向独立团献花,五桂山区白企乡和贝里头乡(今均属中山市南朗镇)乡民向两广纵队献旗,旗上绣着“人民前锋”四个字。

  参与会师盛典的解放军战士不扰民众,以朴实的作风和严明的纪律受到群众的热烈欢迎。这天清晨到南基横巷的中山石岐天成饼干厂打工的李国瑞回忆,他看见一行士兵笔直地站在路旁,正是两广纵队后勤部长郑少康率领的第一师第一团第一营,在附近茶楼喝早茶的市民特意给他们送来点心做早餐,都被婉言谢绝了。

  解放军入城之后,积极维护石岐治安。“县政府的档案、公物无一损缺,地政局、法院、石岐镇政府的档案、公物、石岐自卫大队的枪械弹药,也都完整接收。”时任中国共产党石岐区特派员卢克诚在《战斗在中山》回忆道。

  解放军以其严明的纪律性赢得了民心。为迎接解放,黄旭向石岐商会提出借5万多斤大米、6万港币和1000套军服,另有汽油、柴油、火水、木柴等军需物质,商会完全同意。

  到1950年,这些物资费用都一并折现还给了商会,有借有还。

  揭秘

  拱北海关接管始末

  1949年11月初,除部分海岛外,中山全境解放,拱北海关(当时隶属于中山县)接收接管工作也随即展开。

  过渡阶段为11月4日—13日。这阶段的工作是跟解放大军扫清残敌同步的,石岐市军管会派出代表进驻拱北海关下属的石角、九洲和马骝洲等支关,着令各支关恢复办公。代表进驻后,各支关的基本秩序迅速恢复,但仍未上正轨,走私形势依然严峻,军管财粮科仍需自设前山等站点管理。

  全面接管阶段为11月14日—12月上旬。14日上午,石岐市军管会主任黄旭携随同前往澳门万里长城2号拱北海关税务司,向税务司瑚佩(英籍)等20余人郑重宣布石岐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奉命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的名义办理正式接管拱北,随后又宣读了我党、我军和国家的有关政策。会议结束后,石岐是军管会正式委派鲍康尧(中共党员,时任中山纪念中学教师)担任拱北海关军事特派员,负责主持全面管制。至此,结束了洋人统治拱北海关的历史。

  随后,石岐军管会还发布了多个布告,明确规定货物进出口临时办法。拱北海关逐渐开始与其他海关有了业务上的联系,所行新税制及各项业务亦逐渐统一,走私也得到严厉打击,海关运行步入正轨。

  据《中山解放实录:纪念中山解放五十周年》(《中山党史》总第7期)

  本栏主笔 南方日报记者 胥柏波 见习记者 王剑强 本版档案、图片由广东省档案馆、中山市档案馆提供

  总指挥:莫高义

  总策划:张东明 王更辉

  总统筹:段功伟 郎国华

  策划:梅志清 练学华 金强 罗彦军

  统筹:林旭娜 谢苗枫